欧冠

当前位置:韦德国际 > 欧冠 > 美国为何一边攻击我们是“中帝”一边迫害拉美

美国为何一边攻击我们是“中帝”一边迫害拉美

来源:未知 作者:韦德国际 时间:2019-05-21 13:51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展开为期六天的拉美5国(墨西哥、阿根廷、秘鲁、哥伦比亚和牙买加)之行前。于2月1日在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发表演讲,公开抨击中国是“新帝国主义列强”。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展开为期六天的拉美5国(墨西哥、阿根廷、秘鲁、哥伦比亚和牙买加)之行前。于2月1日在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发表演讲,公开抨击中国是“新帝国主义列强”。

  并指出“中国正在拉丁美洲站稳脚跟。并利用其经济影响力将这一地区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问题是,拉美各国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谁从墨西哥抢走得克萨斯州?谁扶持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谁暗杀了阿连德总统?谁在幕后统一指挥南美军政府情报机构四处制造恐怖事件?谁用”新自由主义“把南美经济搞得一塌糊涂?

  这些蒂勒森不会提及,美国就像黑帮老大喊话一样,喊给拉美各国听,也喊给中国听:这里我是地盘。

  去年中国被特朗普扣了一顶“修正主义”帽子,这次蒂勒森再加一顶“新帝国主义”,帽子扣得再高,也高不过美墨边境修的那堵“隔离墙”。

  蒂勒森喊话之后,拉美领导人配合的话,有好果子吃,不配合的话,美国有一百种办法让你混不去。

  美国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众所周知,拉美左翼领导人全部成了美国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生癌的生癌,坐牢的坐牢。

  除了古巴的卡斯特罗,委内瑞拉的查韦斯,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这几位“老坏蛋”之外,美国正在整巴西前总统卢拉。

  卢拉在2003-3010年期间担作巴西总统,那是结束军政府以来最美好的时光,卢拉民意支持度高达83%。

  卢拉上诉后,今年1月24日,以洗钱和贪污罪名反而再被加重罪名,判了12年。

  巴西司法系统几乎在紧密配合美国政治布局,卢拉正是因为打算重新出山参选下任总统,而连遭重击。

  72岁的卢拉在第二次判决后,连人身保护令都被驳回,这意味着他很可能无法参加10月份大选。

  他的继任者,女总统罗塞芙,2016年则是被弹劾下台。使巴西政局陷入动荡之中,政局动荡又给了美国进一步操纵机会。

  蒂勒森还单独提到委内瑞拉,暗示某些事情可以由军方来做。在街头运动失败之后,美国在公开煽动委内瑞拉军事政变。

  南美左翼或亲左翼人物都受了美国这次全面行动的影响,马拉多纳前天入境美国打官司被拒签,在办签证前,老马律师一再劝告他不要对美国出言不逊。

  老马还是没管住嘴,他在接受拉丁美洲南方电视台(Telesur)采访时泄露了美国最高国家机密,他说特朗普是个小丑。

  老马被美国整了多年,真正原因南美人都知道,因为他亲近左翼,跟卡斯特罗,查韦斯,莫莱拉斯称兄道弟。

  此外,墨西哥左翼政党莫雷纳党主席,总统候选人奥布拉多在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麦克马斯特公开警告下,不得不宣布自己跟委内瑞拉没有联系。

  拉美各国之所以接近中国,卢拉起到了非常关键的示范作用,他成了阶下囚,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卢拉是巴西左翼人物,但不是者,也不是反美分子,一开始,包括卡斯特罗在内,拉美左翼领袖都想跟美国平等合作,和睦共处。

  中国主张国家交往不分体制,淡化意识形态,互利共赢,而美国仍然以意识形态来区别敌我,只是改成了“价值观”外交。

  卢拉虽然是左翼,但他想跟美国保持良好关系。原先美国担心出现南美反美铁三角---卢拉+查韦斯+莫拉莱斯,一直没有形成的原因就在于卢拉的灵活性。

  中国亲美知识分子总喜欢遵循《纽约时报》的调子来评价南美领导人,说卢拉不行,说罗塞芙搞乱了巴西经济。

  事实并非如此,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开展舆论(意识形态)攻防战,硝烟四起,很多国家真面目被扭曲,有的被丑化,有的被美化。

  卢拉生于1945年,家境贫寒,车床工人出身,左手缺一小指(工伤),后来成为圣保罗工人运动一面旗帜,他的大哥是巴西员。两兄弟虽然在政治路线有所不同,但都是穷人代言人。

  2002年卢拉当选总统,2003年执政。在他之前,卡多佐领导的巴西,处于经济衰退,社会混乱,外交被动状况,欠世界银行和IMF的高额外债无力偿还,到了卖家底的绝境 。

  卡多佐奉行“新自由主义”路线,颇受美国青睐,他将一切推向市场,解散变卖国有企业,压缩民众福利,全面私有化路线非但没能挽救巴西,反而造了极高的失业率和极少数的寡头,羊毛则被美国剪走。

  卡多佐下台前一年,巴西GDP被墨西哥,印度超过。全国1.75亿人口之中,有五千多万处于贫困状态,城市中有三分之一口处于贫民窟。

  住房,教育,卫生,水电,交通这些最基本民生问题无力解决,社会上黑帮盛行,毒品泛滥。

  作为左翼政党,美国媒体对他发起第一波舆论攻击,直接宣布巴西将在卢拉手中崩溃。

  但灵活务实的卢拉令美国不得不闭嘴,他既没有走卡斯特罗社会主义路线,也没有走依附美国路线,而是选择了独立自主的卢拉路线。

  这三条路线,都是美国难以接受的,巴西正在“跑偏”。因为巴西是“民主”国家,卢拉再多也就八年,而且跟美国矛盾没有激化,美国暂且忍之。

  一,2005年(提早两年)还清欠IMF的155亿美元债务,摆脱了美国利用IMF货款控制巴西的锁链。

  二,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时,巴西反借给IMF140亿美元,这是巴西立国以来没有过的事情。

  放缓私有化脚步,扶持国有企业,发挥政府宏观调控能力,严惩腐败现象,加强公务员纪律管理,加大对教育,卫生,住房等公共领域投入,这些其实并不是秘决,只是在“新自由主义”的实验田--南美,斯托伊科维奇显得难能可贵而已。

  在卢拉之前,巴西一直奉行“美国主义”外交路线,亲近谁,疏远谁?唯美国风向为政策依据。

  卢拉则在南美掀起“一体化”运动,跟阿根廷,哥伦比亚,秘鲁等国手拉手谋划一个真正的南美共同市场。

  卢拉还想建立南美统一基金,发挥巴西经济增长的优势,将各国团结到一起。美国则采取挑拔离间手段,分化各国,延缓了这一机制形成脚步。

  卢拉上台后,极力靠向中国,使中巴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水平,而中国也十分乐意借巴西这道桥梁提升在美洲影响力。

  2011年,美国保持了七十多年的巴西第一贸易伙伴地位,被中国取代。而巴西对中国有着一百多亿美元的贸易顺差,这是比罕见的。

  巴西居然跟两个被美国视为潜在敌人的国家:中国和俄罗斯抱团,虽然有萌萌哒印度做掩护,也瞒不过美国那双贼亮的眼睛。

  从依赖美国,到独立自主,再到亲近中国,短短八年时间,巴西这条路走得风生水起,国内经济状况运作良好,社会治安大为好转,连世界杯,奥运会申办都成功通过。

  以卢拉的能力,只干八年,的确可惜,这就是民主游戏法则,卢拉以极高民望维持了巴西劳工党的地位,却没有时间再去处理被掩盖的社会矛盾。

  罗塞芙2010年接捧后,美国大失所望,它忍了卢拉八年,但决不能容忍劳工党再执政八年。

  巴西的成功奇迹带动很大一批南美国家向中国倒去,如果美国再不出手干预,这个后院就会起火。

  罗赛芙既接过了卢拉的政治遗产,经济遗产,也接过了许多有待进一步解决问题:

  一,贫富悬殊过大。这是南美国家通病,不是短期内能克服,必定会在某个时刻爆发。

  二,富州与穷州之间的地区不平衡发展,也是短期无法克服的问题,巴西严重性在于它没有“土地改革”。

  三,腐败难以打退,南美的腐败到了遍地开花的地步。卢拉打了八年,而罗塞芙和卢拉两人都没有全身而退。尽管这是美国在背后操纵,但劳工党自身也有缺陷。

  客观的说,拉美各国,除了古巴,都不同程度存在这个问题,但无论是军政府时代,还是“民主”时代,政治人物是否腐败?是以对美国态度为划分线。

  这是拉美腐败难以彻底整治的因素之一。像现任巴西总统特梅尔,74岁,新老婆34岁,自己也是腐败指控不断。

  关于南美国家的内部事务,不想过多介绍,但有一点,这也许是南美人天性使然。

  攻击中国为“帝国主义列强”,听起来非常好笑,有的朋友会觉得爽,低调,低调。

本文由韦德国际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为何一边攻击我们是“中帝”一边迫害拉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