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杯

当前位置:韦德国际 > 亚洲杯 > 民族英雄怎么会是“带路党”?

民族英雄怎么会是“带路党”?

来源:未知 作者:韦德国际 时间:2019-04-01 03:44

  在印度的国会大厦,悬挂着三个人的画像。除了甘地、尼赫鲁,还有一个人的名字叫做钱德拉·鲍斯。这三人都曾为印度独立解放作出过重要贡献。与前两人不同的是,鲍斯的一生充满争议,有的人视其为“印度自由之父”,有人则认为他是法西斯的帮凶。究其原因?这与鲍斯走过的路有关。

  1897年,苏巴斯·钱德拉·鲍斯出生于英属印度孟加拉辖区,曾在英国剑桥大学留学,后来成为律师,英国政府授予他骑士头衔。如果按这条轨迹,鲍斯的人生应是顺风顺水,至少保证中产没有问题。

  鲍斯很早就流露出强烈的民族主义倾向,从英国回国后,他加入国大党。与甘地相反,鲍斯属于激进派,先后写了《印度的奋斗(1920-1934)》和《印度的奋斗(1935-1942)》两本书,提出了与甘地“非暴力不合作”学说完全不同的政治思想:建立军队,用暴力来反对英国殖民当局统治。担任国大党主席后,鲍斯着手建立一个民族计划委员会,提出重建印度、土地改革、实行国家工业化等国大党新的经济纲领。

  但鲍斯的主张注定无法在印度国内实现,一来是英印当局的,鲍斯本人为了他的政治主张屡受牢狱之灾,据不完全统计,从1920年至1941年的20年时间里,鲍斯先后被拘捕10多次,出狱后也被监视居住;二来国大党内部并不团结,很多人对他的主张也不是完全赞同。在这样的政治生态环境里,鲍斯只得出走海外。

  1941年,被监视居住的鲍斯设法逃离印度。第一站是苏联,他希望在印度独立问题上能得到斯大林的支持,但被斯大林拒绝,于是前往柏林。此刻德军正在攻击英伦三岛。打击或者拉拢英国的海外殖民地,也是希特勒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鲍斯的到来,为他们提供机会。

  在德国外交部的帮助下,鲍斯在德国成立了“自由印度中心”,印刷宣传册、到处发表演讲,并建立电台,呼吁印度人行动起来反抗英国。德国为这些活动提供了场所、资金等帮助。在德军内服役的部分印度士兵,包括在战争中俘获的为英国作战的印度战俘先后被划归到鲍斯手下。

  以这些人为班底,成立了所谓的“印度军团”,鲍斯总算有了属于自己领导的军队。1942年9月,这支部队被德国国防军收编,番号为第950印度步兵团,全团约3500人,其中70%以上是印度人。

  不过,由于德国距离印度较远,“自由印度中心”受地理及信息传播方式制约,影响力并没有达到鲍斯的期望值。希特勒也只是利用他为德国进攻英国助力,对印度独立这一实质性问题并不怎么热心,迟迟没有发表公开声明。鲍斯一面维持着与德国人的关系,一面也在寻找更加合适的合作对象。恰在此时,日本首相东条英机来电相邀,鲍斯欣然前往。

  日本之所以邀请鲍斯,有它自己的考虑。早在甲午战争前后,日本就已把印度纳入其“利益线”范围。在与德国谈判时,曾明确提出将印度纳入 “大东亚共荣圈”的愿望。

  1942年春,日本占领新加坡,侵略印度的既定目标变得更加现实,日本政府希望利用鲍斯在海外印度人中的声望进一步加强东南亚地区印度人的反英运动。德、日在战场上的表现,也坚定了鲍斯借助这两个国家实现印度独立的信心;同时,相对德国,日本所占领的东南亚距离印度更近,且东南亚有印度侨民约300万,从事反英活动更加便利。

  鲍斯抵达日本后,受到日本首相东条英机的接见,并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了日本人组织的“大东亚会议。”鲍斯在会上是最后一个发言,强调“能否或者看到印度取得自由,这无关紧要,要紧的是印度要去的自由。”鲍斯的到来,使原本就存在于东南亚的印度独立同盟这一组织有了主心骨,进而发展成为团结整个东南亚和日本印侨的核心。

  “大东亚会议”与会者合影,左二是伪满洲国代表张景惠,左三是汪精卫,右一是钱德拉·鲍斯

  在日本人的帮助下,1943年10月,自由印度临时政府在新加坡成立,鲍斯担任国家总理,日本、德国、意大利以及汪伪、缅甸、泰国、菲律宾等亲日政权宣布承认临时政府。随后,临时政府向英、美宣战。鲍斯与日本当局约定:由于临时政府得到日本承认,所有印度人都不应被日本视为敌对国家人民,其生命财产受到保护。

  此外,鲍斯还以马来西亚战役中投降的数千名的英属印度士兵和部分东南亚印侨为基础,组建印度国民军,最多时达到六七万人。鲍斯将这支军队分成三个师,每个师下设三个旅,并建立了营地,进行军事训练。武器由日方提供。这支部队的使命,用鲍斯的话说,当然是解放印度,不久,这个机会来了。

  1944年初,由于在中国战场进攻受阻,中国驻印军也开始向缅北日军反攻,为缓解缅北危局,切断盟军对华运输线,日本准备进攻印度。而鲍斯也在积极准备进攻印度,他为此还特意把临时政府和国民军总部迁到了仰光。

  2月,日军三个师团和印度国民军根据统一部署,蒋哲在印缅边境分两路同时向英印军队发起进攻。3月中旬,进入印度境内。最初进展顺利,但因为情报以及协调方面的问题,双方在进攻军事重镇英帕尔时产生分歧。

  日军在准备进攻英帕尔前,要求鲍斯在天皇寿辰那天发表一篇广播演说,把英帕尔作为寿礼献给天皇。鲍斯拒绝了这个要求,提出除非由印度国民军担任先锋,他反对对印度的任何入侵。另一方面,与印度国民军一路的日军第三十一师团在进攻另一重镇科希玛时遇到顽强抵抗,师团长佐藤拒绝了鲍斯提出的放弃科希玛合力进攻英帕尔的建议,这让鲍斯进一步出离愤怒。

  这些分歧给了英印军队喘息和增援的时间。日、印原本指望的速攻战变成旷日持久的消耗战。由于战线拉长,加上战前准备不足、交通不便,日军的补给出现问题,前线的三个师团中只有一个师团带了足够的粮食,其他两个师团不得不靠吃草、土豆、蜗牛、蜥蜴、蛇来充饥,甚至连猴子也被抓来吃。日军的大部分军官都对攻下英帕尔丧失了信心。日本陆军参谋次长秦畑彦三郎在视察前线后承认“帝国作战行动成功的可能性甚微。”

  随着雨季来临,日军被迫撤军。大雨冲毁了丛林中的羊肠小道。小路成了泥浆的海洋,摔到就会埋掉半截身子。日军在撤回途中因争夺食物打架,有的伤病员用手榴弹自杀。这场无功而返的战役,日军死亡六万多人。失去了日军的支持,印度国民军也不得不撤回缅甸。此后,日军节节败退,直至投降。鲍斯受到英国政府通缉,他打算投奔苏联,继续反英斗争,不料飞机失事,在台湾去世。

  鲍斯之所以选择与德、日法西斯国家合作,很大程度上源于他对国际形势的误判。欧战爆发前,他就在演说中声称,据他观察,轴心国在未来战争中必胜。

  直到1944年,战场态势已经逐渐明朗,他仍然对德、日最终取胜信心十足。鲍斯对日本人也并非完全相信,他清楚地知道,他与日本之间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所以当日本人的要求触及到印度独立的底线时,他明确地给予了拒绝。不过鲍斯试图借助日本军事力量来求得印度独立,也是属于引狼入室。即使打败英国人,进入印度境内的日本人也不会允许印度的完全独立,他充其量也只能扮演汪精卫那样的角色。

  鲍斯死后,日本人将其骨灰运回日本,埋葬在东京的连光寺中。对于大多数印度人来说,一生都在追求印度独立的鲍斯并非卖国贼,而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和战士。1947年,印度独立。兴高采烈的印度人将鲍斯的画像挂在汽车上在进行游行。很多印度家庭的墙上都并排挂着鲍斯、甘地和尼赫鲁的肖像。就连与其理念截然不同的甘地,在得知鲍斯的死讯时,也表示“他无疑是一位爱国者,只是误入了歧途”。今天的加尔各答国际机场也以他的名字命名。

本文由韦德国际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民族英雄怎么会是“带路党”?